• 全球贸易大动脉阻塞引发新一轮通胀担忧
    2023-12-21832

    有着全球贸易大动脉之称的苏伊士运河正酝酿一场新的危机,可能会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扰乱全球供应链,推高油价和更广泛的通胀。

    近日,多艘船只航行至红海及附近水域时,遭到也门胡塞武装袭击。自上周五以来,已有MSC、马士基、达飞、赫伯罗特,四家国际航运巨头陆续宣布暂停在红海航行,英国石油公司也表示将暂停其所有经红海的油轮运输,这意味着他们必须避开至关重要的苏伊士运河。

    胡塞武装11月中旬表示将以以色列船只为打击目标,本月又表示如果不允许更多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将扩大威胁,阻止所有船只通过并驶往以色列。海事安全公司Ambrey在上周末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说,胡塞武装袭击了与以色列无关的船只。该公司还表示,索马里北部的不稳定局势正在导致该地区的海盗风险上升。

    苏伊士运河—红海这一国际航运要道,扼守亚、非、欧三洲交通要道,连通红海与地中海,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目前每年超过2万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占世界海运贸易的14%,主要是集装箱船及油轮,客运船只占该航道通行量的不到1%。另外,红海通道承载的货运量中约30%是集装箱贸易,10%为原油贸易。

    目前一些船只不得不绕道非洲南端,苏伊士运河的长期阻塞将增加货运成本和交货时间。

    集装箱租赁平台Container xChange的首席执行官Christian roeloff表示:“红海区域,尤其是苏伊士运河,就像集装箱运输的高速公路,连接着世界各地,尤其是欧洲、亚洲和非洲。欧洲大量的能源供应、棕榈油和粮食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

    由于这条航线的重要性,美国宣布正组建一支多国海军部队,以保护在红海航行的商船。周一五角大楼表示,正在建立一项安全行动,目的是保护海上交通免受也门胡塞组织发动的弹道导弹和无人机袭击。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宣布这一倡议时表示:“红海是一条至关重要的水道,对航行自由至关重要,也是促进国际贸易的主要商业走廊。由于这些袭击,运费和保险费率已经飙升,油价也在上涨。”他补充说,红海的航道对全球经济的稳定至关重要。

    也门胡塞武装核心决策机构成员穆罕默德·布海提周二回应称,即便美国成功动员整个世界,胡塞武装也不会停止军事行动。布海提重申,只有以色列停火并允许人道主义物资畅通无阻地进入加沙地带,胡塞武装才会停止袭击。

    油价反弹

    周一,英国石油公司宣布成为最新一家停止其油轮在红海航行的公司之后,油价上涨了2%,周二油价再度上涨1.5%。而在上周主要航道遇袭之前,油价已连续七周下跌,这是自2018年底以来最长的连续下跌。

    如果红海成为大多数油轮的禁区,那么在俄乌冲突和相关制裁迫使俄罗斯为俄油寻找新市场之后,这将导致全球石油市场图景于两年间第二次被重绘。

    Kpler的分析师Matthew Wright周一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欧洲是最容易受到苏伊士运河运输中断影响的地区,四分之一的成品油进口都是通过苏伊士运河抵达的。”

    高盛分析师表示,从全球来看,考虑到货船改道的选择,此次中断“不太可能对原油和液化天然气(LNG)的价格产生重大影响”。

    Wood Mackenzie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研究副总裁Massimo Di Odoardo认为:“目前的形势给市场带来了一些紧张情绪,但对市场基本面的影响将是有限的。欧洲和亚洲天然气价格的最大驱动因素仍然是气温高于平均水平,这将继续给需求和价格带来压力。”

    航运和供应链

    大规模改变贸易路线可能会在短期内堵塞供应链,推高货运成本,进而影响消费者价格。全球80%以上的货物贸易是通过海上运输的,而通过重要的巴拿马运河的航运已经因为严重的干旱而受到限制。

    Kpler的Wright指出,红海的紧张局势是在巴拿马运河过境减少的情况下出现的,这两个瓶颈同时出现在了人们面前。

    2021年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凸显了主要航道的重要性。当年3月,“Ever Given”号集装箱船在这条水道搁浅,导致从亚洲到欧洲和北美的消费品运输延迟,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形势。

    物流公司Freightos研究主管Judah Levine表示:"这一次航运运力过剩达到创纪录水平,因此,尽管更长的航程可能会推高运费,但由于航运公司正在寻找利用过剩运力的方法,运费不太可能飙升至大流行期间的水平。”

    但更长的交货时间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荷兰国际集团(ING)的高级经济学Rico Luman指出:“所有供应链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利用,因此这将导致连锁反应。而这一切后果都取决于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