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势美元再度席卷亚洲市场,央行干预措施增多
    2024-06-26168

    随着最新利率点阵图显示美联储将长期维持高利率,以及欧洲与美国选举周期到来,加之全球经济增长数据普遍低迷,在全球市场避险情绪的影响下,外汇市场强势美元走势再现,亚洲多国货币承压。

    面对货币贬值的压力,多个国家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干预汇市。日韩财长协同应对外汇挑战,双双向市场发出口头警告;印尼央行称将微调其他政策工具以稳定印尼卢比;中国也在积极采取措施,展现稳利率的决心。

    美元剑指年内新高 亚洲货币承压

    4月以来,随着美元指数从104关口抬升并重新站上106关口,美元指数主导亚洲货币走势。近期,外汇市场强势美元对亚洲货币的冲击效应再次发酵,包括日元、韩元和人民币在内的主要货币迎来下跌。

    20日,韩元兑美元逼近1400整数关口,创4月16日以来新低。印尼卢比兑美元下跌0.3%至16475.00,创2020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

    24日,日元兑美元一度跌至159.90,重新靠近160干预关口,再度逼近34年低点。

    25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收盘报7.2628,创2023年11月14日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最低跌至7.2911,逼近7.3关口。

    今年迄今,美元指数涨幅接近5%,逼近年内新高;日元兑美元跌幅约13%,韩元兑美元跌约7.3%,印尼卢比兑美元为6.4%;人民币汇率表现稍好,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下跌近2.4%。

    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在全球64个国家和地区的货币中,日元实力下降最为明显。对于日常生活所需的许多食品和能源都依赖外部进口的日本而言,此种情况导致其负担日渐加重。

    渣打全球首席策略师罗伯逊指出,美联储降息预期减弱继续支撑美元走强。市场将屏息以待,直到美联储认为降息条件已经满足为止。在此之前,亚洲汇市仍可能集体承压。

    央行干预措施增多

    市场对美联储降息预期的不断减弱确保了利差将继续支撑美元。日本和韩国当局已多次表达了对本国货币急剧下跌的担忧,并誓言要捍卫本国货币。

    上周,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半年度货币报告显示,日本被美国重新列入货币操纵国观察名单。尽管日本当局表示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但是分析师担心,日本当局未来可能更难介入外汇市场。

    24日,日本财务省副大臣神田真人称,政府准备“随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外汇市场过度波动。美国外汇报告对日本的外汇政策没有影响,正在与国际同僚们进行每日沟通。如有必要,一天24小时内随时准备进行干预。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林芳正表示,将密切关注汇率走势,并将对过度波动做出适当反应。他还给市场发“定心丸”称,美国将日本列入汇率观察名单的决定对日本的汇率战略没有影响。

    25日,日本和韩国同意寻求加强货币互换协议的方法,以解决日元和韩元持续走软的问题。韩国方面表示,去年达成的100亿美元货币互换协议加强了两国的金融稳定,两国于去年同意在中断八年后重启货币互换协议。虽然此次声明并未说明如何加强货币互换协议,但声明称,两国部长“都对本币贬值特别感到严重关切,并同意继续采取适当措施”。

    26日,韩国央行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很难完全排除韩元下行压力再次增强的可能性”,并指出,韩元面临的主要风险因素包括美国降息预期受挫和中东地缘政治冲突等。韩国央行誓言将加强对风险因素的监控,并在必要时稳定市场。

    21日,韩国外汇管理机构表示,他们与国民年金公团达成一致,将货币互换额度从目前的350亿美元扩大至500亿美元,以捍卫不断下跌的韩元汇率。此举被视为韩国政府对现汇市场的间接干预。

    20日,印尼央行在政策会议后宣布维持基准利率在6.25%不变,但同时表示将微调其他政策工具以稳定印尼卢比。24日,印尼央行行长再次强调,印尼卢比未来可能会保持稳定,承诺将继续进行市场干预,优先使用货币工具来稳定汇率。

    1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人民币汇率在复杂的形势下保持了基本稳定。今年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的时点不断调整,中美利差保持在相对高位,我们坚持市场在汇率形成机制中的决定性作用,但同时将强化预期引导,坚决防范汇率超调。国家外汇局局长朱鹤新称,2024年以来,尽管外部环境复杂多变,我国外汇市场运行仍表现出较强韧性;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稳中有升,汇率预期更加平稳。

    此外,19日,人民银行通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债券投标平台,以利率招标方式发行200亿元央行票据,期限为6个月。这是2023年8月以来,央行第六次在香港增发离岸人民币央票,累计增发规模达到600亿元。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近期人民币创下年内低点之际,人民银行此举有着较高的稳汇率意味。

    美国银行指出,尽管通胀逐渐下降,但亚洲新兴市场的央行并不急于使政策利率正常化。大多数经济体的增长率仍接近或高于趋势水平,这表明降息以刺激增长并不紧迫。从外部看,虽然各国央行现在确实配备了更多政策工具,以缓和汇率市场的波动,并控制贬值压力,但不认为会有任何过早的宽松举措,从而有可能扩大与美国的息差。因此,预计亚洲新兴市场央行要么在2024年暂停利率行动,要么在2024年第四季度进行小幅降息。

    贬值还会持续吗?

    面对人民币汇率跌至年内低点,多数海外投资机构认为这主要是受到市场避险情绪短期波动的影响。就中长期而言,随着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加之美联储迟早会扣动降息扳机,人民币汇率有着较高几率很快触底反弹。

    中金公司认为,人民币短期内或依旧趋于贬值。然而近期关注到更多稳汇率政策发力的迹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或将继续保持温和贬值节奏,对一篮子货币或表现稳健。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提出,人民币在扮演亚洲货币的“压舱石”。人民币在近几次美元显著上涨的过程中成为非美货币中的强势货币。

    关于备受关注的日元走势。三井住友德思资产管理公司和瑞穗银行称,在投资者继续抛售日元、追逐收益率更高的美元之际,日元兑美元可能跌至170关口。投资者眼下几乎看不到足以扭转这种势头的催化剂,包括日本央行可能的日元买盘。5月初以来的市场走势凸显了这一点,在创纪录的9.8万亿日元(614亿美元)资金进入市场后,日元几乎回到了原点。

    美银证券全球利率与货币研究团队在报告中称,今年日元的疲软程度可能超过之前的预期。日元的供需失衡可能在今年夏季进一步扩大,这种失衡是美元兑日元表现超过了美日利差水平的原因之一。该团队表示,随着新投资者开始通过日本的“日本个人储蓄账户”进行投资,与外国股票相关的日本投资信托基金的资金流入正在加快。由于汽车产量下降和能源进口增加,日本的贸易平衡可能难以反弹,而政治风险可能会增加日元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