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斌:全球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正面临新一轮重构
    2023-11-09802

    “由于战略性矿产资源具有空间分布不均衡、时间尺度不可再生、丰度维度稀缺和物性维度难以替代的四重属性,叠加世界经济下行、地缘政治冲突加剧、能源消费结构转型等因素影响,全球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正面临新一轮重构。”

    “一定量的港口库存往往可对市场价格起到调节作用,但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常年保持在1亿吨以上,在市场价格波动中并未有效发挥库存的稳定调节作用。”

    “新能源矿产在能源绿色转型中的地位更加重要,促使对相关矿产的勘查投入呈连年增长趋势及国际并购大幅增加,部分矿种也日益呈现出与铁矿等传统大宗矿产相似的特征,值得行业关注。”

    ……

    11月7日,在第六届进博会期间举办的矿产资源供应链可持续生态开发者大会上,中国矿产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斌在做题为《同舟共济合作共赢建设战略性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共同发展新局面》的主旨演讲时,对全球战略性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形势提出了一系列论断。

    战略性矿产资源是对各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对战略新兴产业不可或缺,同时又被赋予一定地缘政治色彩的一类矿产资源。郭斌在演讲中分析了全球战略性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发展态势,总结了当前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面临的主要挑战,并围绕如何构建矿产资源供应链可持续生态提出建议。

    产业链供应链向区域化、本土化发展

    过去一年来,国际环境深刻变化,复苏进程缓慢且不均衡,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居高不下。郭斌指出,在此背景下,全球战略性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呈现一些新动向、新特点和新趋势。

    在政策与产业布局方面,多个国家矿业政策发生调整,产业链供应链向区域化、本土化发展。郭斌指出,首先,战略性矿产资源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性地位更加突出,主要经济体纷纷加大对矿业项目的投资开发力度,全球固体矿产勘查投入呈连年增长趋势。据自然资源部最新发布的《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22年,全球固体矿产勘查投入同比增长16%,达到130亿美元,创下近9年来的新高。其次,世界主要经济体优化升级矿产资源安全保障、投资开发和贸易政策,调整关键矿产战略,加大国内勘探开发支持力度,优化全球供应链渠道与结构,加紧布局关键矿产产业链供应链。最后,一些发展中国家在产业布局上由传统的追求“效率、效益至上”向“保安全、防风险”转变,修改矿业制度和法律法规,强化资源管理,推动矿业产业链本土化。

    在钢铁行业与原料方面,钢铁行业由快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铁矿石供需格局由紧平衡向宽松转变。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全球粗钢产量达到14.06亿吨,同比增长0.1%,除中国、印度、俄罗斯外,美国、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的粗钢产量均为负增长;中国钢材出口6682万吨,同比增长31.8%,支撑了全球钢铁需求和经济复苏。从产业发展态势来看,一是钢材价格下跌、行业效益大幅回落,铁矿石总需求呈下降趋势。“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铁矿石消费变化对世界具有重要影响,世界其他经济体短期难以填补中国的减量。”郭斌认为。二是全球新增铁矿石项目陆续投产,全球铁矿石供应宽松预期强烈。近年来,随着必和必拓南坡项目(SouthFlank)、力拓西坡项目(WesternRange)、库戴德利项目(Gudai-Darri)及FMG铁桥项目(IronBridge)等相继投产,以及中国宝武利比里亚邦矿项目首载装船发运等,全球铁矿石产量逐年增加。据统计,今年前三个季度,全球铁矿石产量达到17.5亿吨,同比增长1.8%。“预计全球铁矿石供应中长期呈持续增加趋势。”郭斌表示,中国方面,自然资源部等相关部门制订了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方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推动的“基石计划”取得实质性进展,为铁元素供给提供多渠道保障。

    在贸易流通格局方面,大宗矿产品贸易增速下降且竞争激烈,港口保障供应链畅通作用更加凸显,金融与产业链结合更加紧密。从贸易情况来看,今年初以来,全球矿产品贸易增速下降。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3年,全球贸易量增速面临“腰斩”风险,贸易业务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从航运情况来看,被称为“经济风向标”的干散货运费价格持续下降,今年前三个季度,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平均为1169点,同比下跌43%。从港口情况来看,近年来,国际矿山企业纷纷与港口签署协议,联合开展混配矿业务。“据统计,中国港口混配矿能力超过1.6亿吨,低品矿磨选加工能力呈增长趋势。”郭斌认为,“随着钢铁产业高质量发展对铁矿石品质要求日益提高,以及铁矿石中远期需求下降的预期,港口传统铁矿石混配加工业务竞争将加剧。”从金融与产业方面来看,矿产资源产业链与金融的结合更加紧密。金融业为矿业提供授信融资、国内国际结算、信息科技等全方位支持,期货、期权、掉期等金融衍生品为规避市场价格大幅波动提供了风险管理工具。“在定价机制上,金融资本对矿产品价格影响越来越深。”郭斌说。

    在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方面,积极贯彻ESG发展理念已成为时代命题。当前,ESG已成为矿业公司吸引投资和提升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一些特定国家和地区通过制订政策将ESG报告或ESG信息披露列为矿业公司必须遵守的义务。“近5年中国发布ESG相关报告的钢铁上市公司数量呈上升态势,今年初以来有28家企业发布2022年度ESG相关报告,披露率达到90%。”郭斌表示,企业开始将ESG管理作为推动自身绿色发展、和谐共生、现代化治理的重要抓手,将ESG作为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阵地。

    在新能源矿产方面,“双碳”背景下,全球对新能源矿产需求增多。随着各国能源转型不断深入和绿色转型加速,铜、锂、钴、镍等新能源矿产需求将大幅增长。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50年,全球铜、锂、钴、镍需求量将分别是2021年的1.6倍、13倍、3.1倍、2.1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风机、电池等低碳能源设备制造和新能源汽车生产、消费中心。未来15年,随着新能源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和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高速发展,对锂、钴、镍等矿产资源的需求量将‘井喷式’增长。”郭斌表示。据预测,到2035年,我国锂、钴、镍需求量将分别达到200万吨、20万吨、290万吨,分别为2020年的8.7倍、2.9倍、2.2倍。

    亟待构建矿产资源供应链可持续生态

    郭斌指出,在准确把握市场新形势、新变化的同时,也应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面临着一系列风险与挑战。

    一是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存在全球治理赤字。郭斌表示,由于矿产资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和不可替代性,矿业全球化进程中必然存在激烈的国际竞争,并不可避免地受到地缘政治的影响。“当前,矿产资源治理机制更多是横向的同类企业联合,而缺乏贯通行业上中下游的纵向联合和治理机制,缺少稳定运行、高效流畅的对话机制,上下游之间有竞争、有合作,但总体博弈有余、协同不足,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的可持续性面临挑战。”郭斌说。

    二是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价值分配严重不均衡。郭斌指出,价值链依附于产业链,价值链与产业链匹配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钢铁企业利润进一步收窄,钢协会员企业利润下降34.1%,利润率只有1.33%,企业亏损面达到近40%。“目前来看,产业链利润加速向上游集中,中下游企业处于盈亏边缘。产业链价值分配不合理、不均衡,不符合上下游企业的共同利益,也不利于产业持续健康发展。”郭斌表示。

    三是矿产资源供应链调节能力严重不足。国际铁矿石价格从2022年第四季度开始一路涨至今年2月份的132美元/吨,涨幅超过60%;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从去年底每吨超过56万元降至目前的不足17万元,降幅超过70%。对此,郭斌指出,矿产资源供应链的供给弹性较低,上游矿山的投资周期与下游企业的需求周期经常性出现错配,中游的贸易物流环节调节能力有限,导致矿产资源价格频繁大幅波动,对上下游企业的投资计划和生产组织均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四是绿色低碳发展任重道远。目前,全球头部钢铁企业均不同程度地制订了碳减排方案,通过提升能源效率、优化原燃料结构、加大低碳冶炼技术应用等方式,推进低碳转型,减少碳排放。“但实现‘双碳’目标需要持续投入大量资金,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实现绿色转型、低碳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亟须得到上游合作伙伴的支持和帮助。”郭斌指出。

    五是数字化、智能化发展不均衡。“当前,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数据主要分布在各企业及相关部门,数据资源大多处于孤岛应用状态,矿产资源数据与产业链数据缺乏深度关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知识图谱、复杂网路等前沿技术在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的应用不足,不能满足数字化、智能化发展需要。”郭斌表示,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各环节的数字化、智能化发展不均衡。

    “经过几十年经济全球化的持续发展,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早已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国际产业分工格局。面对当前世界经济复苏缓慢的挑战,亟须共同构建开放共享、开拓共赢、和谐共生、绿色低碳、尽责有为的矿产资源供应链可持续生态。”郭斌指出。

    为此,他提出建议:一是坚持全球共生,打造有效协同发展的健康生态,包括加强上下游合作、建立跨周期合作机制、促进跨链条合作等,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二是坚持互利共赢,优化矿产资源供应链价值分配,包括建立沟通对话机制,探讨未来供应链生态建设重点与改进方向,推动打造更加透明、公平、客观反映行业形势的定价机制,并积极推进国际标准优化完善。三是坚持绿色发展,建设绿色低碳产业链供应链,包括建立绿色发展基金,加强低碳技术合作研究,并建立健全供应链上下游碳排放评价标准,围绕“双碳”目标,探索建立重点产品全生命周期碳足迹、碳标签管理体系。四是坚持发展循环经济,完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如制订完善相关政策,加强技术创新与合作交流,着力突破再生金属综合利用的关键共性技术,完善金属废物回收、预处理体系,同时完善再生金属的质量标准,健全再生金属价格机制,增强废金属原料国内供应能力。五是坚持技术创新,加快产业链供应链数智化转型,如加强数据共享、数据治理,加强新技术创新和成果应用转化,提升跨境供应链周转效率,并守护数据安全。六是坚持责任引领,赋能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要知责于心、担责于身、履责于行,积极践行在环境保护、社会发展、公司治理方面的责任,努力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建设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需要的不是一家的独奏,而是共同参与的协奏,需要大家一起走共享机遇、共谋发展的阳光大道,共同为打造矿产资源产业链供应链可持续生态贡献力量。”郭斌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