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中期逢高沽空为主

        在粗钢压减的背景下,铁矿石国内需求中期顶部已现,海外需求尽管会有部分增量,但不足以弥补国内需求减量。在高矿价刺激下,铁矿石供应逐步释放,库存结构性问题也会有明显缓解。

        自7月下旬以来,国内铁矿石价格进入单边下跌走势,这一趋势目前已经持续近40个交易日。截至9月7日,主力合约2101收于763元/吨,较7月下旬高点下跌32.63%;62%铁矿石指数为137.85美元/吨,较7月中旬高点下跌38%。我们认为,铁矿石中期下行趋势已经确立,年底前或仍有进一步下跌空间。

        铁矿石中期需求或已见顶

        随着压减粗钢产量从预期转向现实,国内铁矿石中期需求见顶趋势进一步确立,7月份国内生铁产量同比下降8.9%,为连续三个月同比下降,且降幅进一步扩大。8月下旬一些地区出台的限产政策,则强化了压产进程提前的预期。如邯郸地区要求9月底前关停50%1000立方米以下高炉,采暖季前关停70%,年底前全部关停。广西则要求区内15家钢厂9月的产量不得超过上半年月均产量70%。我们以全年粗钢产量平控预计,8—12月铁水减量可能要到3711.11万吨,折合铁矿石需求5985.65万吨。6月份之后,铁矿石进口连续3个月同比下降从侧面验证了国内铁矿石需求见顶的结论。

        海外需求增量难抵国内减量

        今年以来,海外钢厂尽管也在逐步复产,但进程总体来说还是不及预期的。7月份除中国之外的其他地区生铁产量3882万吨,同比增长1.32%,增速较6月回升4.6个百分点。若按照2019年海外铁水日产均值125万吨预估,则8—12月海外生铁产量将增加1476.9万吨,折合铁矿石需求2363.04万吨,不足以弥补国内铁矿石需求的减量。另外,今年以来海外生铁和粗钢产量的比值连续6个月下降,表明前期海外复产的钢厂多以电炉钢为主。

        高价刺激铁矿石供应释放

        铁矿石供应可以从发货量和新增产能两个角度来看。若以四大矿山财报中公布的年度发运目标和上半年实际发运数据来进行估算,下半年的周均发货量要达到2279.3万吨,才可能完成全年发运目标。澳洲、巴西铁矿石发运量7月初到9月第一周的均值为2241.27万吨,未来几个月的铁矿石发运速度也会有所提升,且四季度一般为传统的外矿发货旺季。

        新增产能方面,今年主流矿的增量主要在淡水河谷,全年计划复产和扩产4900万吨,其中下半年增产约3800万吨;澳洲两拓基本以产能置换为主,在产产能维持不变,2022年之后,基本以新增产能为主;FMG的Eliwana项目去年年底已投产,预计2021年增产约500万吨,主流矿产能合计增加约5400万吨。根据西澳大利亚政府6月最新的铁矿石分析报告,目前海外非主流矿的成本在48.6—82.3美元/吨,国产矿成本在82.8美元/吨。在目前指数接近140美元/吨的情况下,非主流矿增产动能也较为充足。

        库存和结构性问题均有缓解

        在压减粗钢产量的预期下,国内下游钢厂持续去库,截至9月第一周,全国247家钢厂铁矿石库存为10423.35万吨,环比回落128.88万吨。自7月下旬之后该数据连续6周下降,累计降幅1078.7万吨。而同期港口库存则持续回升,目前已经突破1.3亿吨,较6月初低点回升1010万吨,其间仅7月底到8月初,因压港问题库存出现三周小幅下降,预计年底前港口库存累积至1.4亿—1.5亿吨的概率较大。

        高品矿的结构性短缺问题有所缓解,8月底港口MNPJ库存回升至1251万吨,较月初回升118万吨。而下半年新增的产能也主要以中高品矿为主,淡水河谷的卡粉、巴混,FMG的WPF以及力拓的PB都有增加。同时,BHP的SouthFlank项目于今年5月正式投产,该矿区的铁矿石平均品位62.4%,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进一步缓解国内铁矿石结构性短缺问题。

        综合以上分析,在粗钢压减的背景下,铁矿石国内需求中期顶部已现,海外需求尽管会有部分增量,但不足以弥补国内需求减量。在高矿价刺激下,铁矿石供应逐步释放。港口库存年底前累积至1.4亿—1.5亿吨概率较大,库存结构性问题也会有明显缓解。铁矿石仍以逢高沽空为主。







】 【打印】 【推荐给朋友】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