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多数下跌 煤炭逆势走强

9月8日,周五早盘商品多数下跌,煤炭逆势走强,截止中午收盘,沥青、淀粉跌逾2%,橡胶、玉米、PVC、白糖、铁矿石、郑棉跌逾1%,而涨幅方面,焦炭上涨2.8%,焦煤、锰硅涨逾1%。

安监总局要求加快淘汰退出不符合要求的煤矿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黄玉治7日表示,围绕瓦斯防治,各地要加快淘汰退出不具备瓦斯防治能力的煤矿,做好保供应期间的煤矿安全生产工作,持续推进煤矿安全基础建设。

黄玉治是在7日召开的全国煤矿瓦斯防治工作视频会上作此表述的。他要求,各地区、有关部门和企业要进一步提升瓦斯防治工作摆位,以瓦斯地质和通风系统为基础,以区域治理为关键,以安全监控系统为保障,强化制度措施落实,推进综合治理,加大先进技术装备推广应用力度,强化瓦斯防治监管监察执法,不断提升煤矿瓦斯防治工作水平。

黄玉治强调,近年来全国煤矿瓦斯防治理念认识不断深化,但重特大瓦斯事故尚未有效遏制,在瓦斯防治思想认识、瓦斯地质资料、通风系统、瓦斯抽采、安全监控系统和保障能力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煤矿瓦斯防治任务依然艰巨。

限产对焦炭供应影响较大

2017年是实质化去产能之年,除了既定的去产能目标之外,中频炉的打击导致意外减量。工信部要求6月底之前完成所有中频炉拆除工作。自2016年12月开始整治以来,今年5月全国各地中频炉已基本停产。根据我的钢铁统计,中频炉产能约1亿—1.2亿吨,产量为5000万吨左右,产品类型主要是螺纹钢、盘螺、钢坯等。中频炉所产生的钢材量,占所属钢材分类的11.4%,相比于全国钢材产量的11亿吨,占比不超过5%。

正因地条钢的打击,导致了钢材表外数据的显著下降,为今年钢厂利润的修复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以统计数据来看,盘面吨钢利润最高达到了1000元以上,现货利润更是达到了1100元以上甚至更多,堪称暴利。

价格传导机制再变化

2016年行政去产能导致的阶段性供需错配问题最为突出。随着价格传导机制的迅速转折,产业话语权一度从后端钢材向前端炉料转移。2017年随着钢厂话语权的回归,市场的焦点再次聚焦到钢材上,价格传导重回自下而上的需求决定型传导机制。上半年终端需求保持平稳运行,对钢材价格拖累效应尚不明显,倒是去除地条钢使得供需结构转向紧平衡,钢材价格坚挺,煤焦及铁矿石主要以被动上涨为主。

6月以来,行情发生了微妙变化。在利润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钢厂加大马力生产,高炉开工率及产能利用率始终维持在高位,例行检修也不得不推迟、延后。粗钢产量不断攀升,连续创下历史高位。高炉开工的高位运行,所对应的是原材料需求的不断攀升,原料端补涨行情开启。

产业内利润再分配焦化企业最为受益

6月以来,焦化企业开始逐步提价。唐山一级焦现货价格从1680元/吨经过7轮提价,涨到了2140元/吨,当时主力合约价格低点为1372元/吨。焦炭价格之所以能够如此强势,主要是因为产业内利润再分配。随着地条钢的清除,上半年钢厂利润得以明显修复。到了6月的时候,焦化厂却始终在盈亏边缘徘徊。同为去产能的重点行业,钢厂炼钢利润明显,焦化厂却“勒紧裤带过日子”。

在焦化企业产量受到环保限制的情况下,需求却维持较快增长。供应缺口逐步放大,导致了焦化企业有低价的底气。钢厂由于利润丰厚也愿意将部分利润让渡。1—7月国内焦炭产量25843万吨,累计同比增长2.2%。与此相比,1—7月粗钢产量4915.2万吨,累计同比增长5.1%,增长幅度显著高于焦炭。7月粗钢产量同比增长10.3%,焦炭产量同比增幅仅为0.1%,意味着供应缺口在7月迅速扩大,直接导致了焦炭现货价格的持续调涨。伴随着价格上涨的是焦化企业利润的修复,据调研显示,当下国内焦化企业加上能化副产品吨焦利润逾300元/吨。

冬季限产主导焦化利润将继续修复

一方面,钢厂利润维持高位,需求端不会出现明显恶化:首先对于钢厂利润的判断,我们认为今年不会出现明显下降。7、8月是钢材传统的消费淡季,钢材价格仍然能维持强势。9月随着高温天气的逐步退去,钢材需求将出现环比改善,意味着钢材价格仍将维持高位。另一方面,环保从严,焦化企业限产不会放松,今年以来环保压力前所未有,焦化企业作为环保重点对象限制最重,焦化企业开工率难以攀升,供应难以放量,供应缺口将会维持。

而随着北方采暖季节的来临,环保限产成为行情主导,根据测算,受到环保限产影响,对于焦炭产量的影响要明显高于钢材,后续供应缺口可能会进一步扩大,目前紧平衡的状态可能会逐步收紧。上游焦煤价格会在限产下需求环比走弱,价格上行承压。此消彼长之下,焦化厂利润将会进一步修复。






】 【打印】 【推荐给朋友】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