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与驱动-对最近的螺纹钢的一点看法

        在商品价格走势的分析中,通常有两个方面的因素需要考虑——估值与驱动,估值代表商品的价格是高是低,驱动代表商品的现货价格是强还是弱。通过这两个因素的结合,通常能更全面的还原出该商品的真实面貌。

        如果今年的螺纹钢没有太多的政策干预,也没有太多的宏观事件干扰,那么通过纯粹的驱动分析,分析出供应、需求、未来库存的走势,可以比较有效的预测出螺纹钢未来的方向(当然预测肯定是带有概率性的,因为供应端有出乎意料的时候,需求端也有难以捉摸的情况)。但是实际情况是,螺纹钢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政策因素的干扰,比如采暖季限产政策、比如房产税。诸如采暖季限产等政策,其实对螺纹钢的影响很难判断。虽然当方案落地,文件发出,我们可以测算出影响的铁水量。但是:1.钢厂具体执行情况如何,不能很好确定,而且很容易出现大的偏差;2.钢厂通过转炉加废钢能弥补回来多少量,不清楚;3.钢厂可能会调节铁水流向来增加某类钢材的产量,减少另一类钢材的产量,这个事先也难以评估。总的来说,政策出来之后,不确定性因素还是很多,从供需角度分析不是很清楚,也不容易弄的清楚。比如去年11月份限产不及预期,现在3月份武安等地限产又超预期等等。而我们看螺纹钢的主力合约的K线走势,最近一段时间忽涨忽跌,也反映出市场的矛盾心态。

        在这个时候,其实通过对螺纹钢现货和期货的估值判断,能得到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估值位置作为参考。从现货层面,贸易商的想法依然是出货为主,因此短期来看,现货价格不容易快速上涨,因为这个过程中获利盘会比较多,对现货价格形成一定的压制。等到库存总量下去,价格才能有比较好的表现。另一方面,今年的库存结构与去年不同,货物主要集中在大贸易商手中,小贸易商手里的货相对较少。同时有了去年暴跌的惨痛教训,今年贸易商变得相当谨慎,所以现货要大跌也是比较困难的。

        从期货盘面去理解,去年螺纹钢5月合约的低点在18年3月底出现,那时候差不多螺纹钢3330、铁矿石430、焦炭1800。而现在,由于铁矿石受巴西事件影响,价格在600左右,且短期已经没有回到430的可能。焦炭2000,由于焦煤成本支撑,也去不到1800。成本端相比去年总共增加了370,如果按照去年那个时候的螺纹钢折算过来,3330+370=3700。也就是说,今年3700的螺纹钢和去年3330的螺纹钢,在估值上差不多,都处于偏低的位置。当然我们都知道今年的宏观微观等各种形势不能完全和去年的情况做比较,但是这样的方法,依然能给出有参考意义的估值。

        在驱动不是很显著,或者政策限产事件频出的时候,其实不妨从估值的角度出发,可以为我们的分析提供比较有效的帮助。







】 【打印】 【推荐给朋友】 【关闭本页】